当前位置:主页 > 信仰天地 >
 
“纯正的信仰”与“真正的自由”
作者:梁明升长老 点击:人次  发布时间:2014-09-05 16:32 【打印
 
“纯正的信仰”与“真正的自由”
梁明升  
 “生活要继续,但人生终究是平凡的。在我的心里,就会觉得,在哪里过日子都一样。如果人生只是过日子;如果灵魂不能超越肉体所在的处境”。
昨天(9月1日),外甥女来跟我道别, 她在吉林财经大学上学,暑假要开学了,临走时我就给她说了这句话。
但是,年轻的时候,我不这么想。我想去更大的城市,想去更远的国度。就像那些有远大理想与抱负的青年一样,为了未来的憧憬哪怕千辛万苦,也在所不辞。
“在哪里都一样吗?”外甥女望着我的眼睛说。这话听起来是问询,其实是否定。
“对我来说是,对你来说不是”。我笑道。
是的,现在的我的心里,无论生活看起来是怎样的优裕,或是美满,都会忍不住地想:人活着,如果只是物质生活,甚至只是精神生活,而没有超越本性的灵性生活,那一定是不够的。
因为生命的真实光景乃是:看起来充实,其实是虚空的;看起来富裕,其实是贫乏的;看起来满足,其实是饥渴的;看起来自由,其实是被捆锁的。以为自己正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,其实正通往绝境。我们虽然活在21世纪,但依然是上帝的先知所指出的那种人:“你们听是听,但不明白;看是看,却不理解。”
哦,如果因为我们自己的盲目,或因为我们自己的选择,一个原本高贵的生命,却要卑贱地,从起初走到末后,最后变成灰烬,或是走进土里,被死亡永久束缚,失去自由,成为永恒黑夜里的一个流浪者。再回过头来,看看我们的真正自由何在?
印度有个哲学家把爱欲分为三个层次。他认为,肉体之爱是最低的一层,然后是精神之爱,到了最高的一层,是祈祷。也就是,与神的爱联接。
人必须向那更高的一层提升自己,否则,人的灵性生命不会醒来,更谈不上成长。那么,人一辈子都将生活在那最低的一层里。晦暗,残缺,虚无。但人看不见,也听不见,就像我们乡下池塘里的虫豸。虫豸在蜕变为美丽的蜻蜓之前,它如何能够知晓,这宇宙间,还有一种生活,叫飞翔?
 有一个法国伟人这样说:“然而,也有人只为肉体的伟大而赞慕不绝,认为并不存在什么精神的伟大。也有人只为精神的伟大而赞慕不绝,不知道还存在着体现于智慧的更高得多的伟大。”
 圣经中大卫说:“唯有你耶和华是我心里快乐,胜过那丰收五谷新酒的人。”
显而易见地,生命如果只是停留在本性的层次上,那么,我们就只能过一种最低的人生,就像水晶被留在黑暗中,就像虫豸被留在池塘里。
是啊,没有信仰,能有快乐吗?同样,没有信仰,可能会有自由吗?
没有信仰的人生,就是被罪奴役的人生。我们在罪的奴役之下,已然活了一辈子,抑或更久。只不过,因为屈服于这种奴役,或是,沉迷于这种奴役,我们成了瞎子和聋子。看了,却没看见,听了,却没听见。
就像人类总是用错误的方式追求正确的结果一样,比如用暴力和战争,追求和平与公正。我们是在用错误的方式追求自由,我们用贪婪、骄傲和放纵,用千方百计的攫取和占有。总之,我们滥用或是误用神给我们的自由意志。结果是,越追求自由,却越不自由。
因为滥用自由意志的结果,并不是自由,而是灭亡。
因为罪中本没有自由。本来没有的,却自以为有。结果当然相反。
天地之间,有一个真相,就是我们都是囚犯。我们从一个遥远的地方来,风尘仆仆地,到另一个遥远的地方去。在这个或长或短的旅程中,我们被罪奴役,又被死辖制。要想“越狱”成功,就只有一条路可走,就是全然地,向上帝的恩典投诚。
如果没有恩典,人根本无从寻得快乐;如果没有恩典,人也无从获得自由。如果没有恩典,我的努力也好、拼搏也好,当有一天便是:“。。。。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,转眼成空,我们便如飞而去”。恩典在哪里,快乐便在哪里;恩典在哪里,自由便在哪里。恩典是一份无限的供给,只要你要,他就会给。不,你还没要,他便已然给你。当你接纳恩典,你就充满自由;当你充满恩典,你就全然自由。
说到底,这世上的自由无非两种:犯罪的自由,与不犯罪的自由。选择在信仰里紧跟那个施恩者,就拥有了不犯罪的自由。反之,就只剩下犯罪的自由。
换句话说,我们在信仰里的自由,是爱人如己的自由,而不是放纵私欲的自由。
爱高过一切的律法,你能做好每一件事,不是因着律法的约束,乃是因为爱的力量。就如奥古斯丁所言:“爱上帝,你就可以做你喜欢的事。”
如此,我们从今以后,将只听善的指引,只按善的召唤做事。我们拒绝恶,就如同拒绝盘子里的那块肥肉一般简单容易。从前,我们的心志就像睡的那张床一样,每天都要整理。但现在,不需要了。因为在恩典中,我们是确定的,明晰的。我们不再混乱,或摇动。因而,也是自由的。
有一天午后,打开电视,一部电影已经播了一半,但我恰好看到了最精彩的部分。
 一个被关在牢房里面的女人,却对牢房外面的女人说:“你得到很多,但你失去的也不少。”
牢房外面的女人问:“什么?失去的是什么?”
牢房里面的女人说:“自由。”
牢房外面的女人问:“自由,就像你这样?”
牢房里面的女人说:“是的。”
哦,原来,即使是在囚牢之内,也可以平和而确然地,对囚牢之外的那个人说,是的,自由。
原来这世上最可怕的一桩事,不是身体被囚禁,而是灵魂被囚禁。倘若灵魂已然超越处境,在恩典里实现了最大限度的自由,那么,即或是在巴比伦的火窑里,也能行走自如,放声歌唱,在火焰中由衷地惊叹,和赞美。在锁链捆锁囚牢监禁的人,却能写出刚强喜乐的书卷。
不知不觉中,夏天已然过去了。大风过后,阳光再次晒在桌上。但是,当我在桌边坐下时,却发现,那竟然不是起风之前的阳光了。一场大风,就把夏日吹走了。随之而来的,是另一种气息,另一种感觉,我还说不清那是什么,但可以确定,变化已经发生了。有一种东西流失了,它有可能回来,但也有可能,它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但是,生活仍会按它本来的轨道继续。我的外甥女女仍会去她的学校上学,我的女儿仍会去神学院读书。我仍会按着那至善者的指引,侍奉,也休息;给予,也获得;倾听,也倾诉。只是,如果灵魂并没有在恩典里超越肉体所在的处境,我目前所在的这个处境,那么,我就仍然是被奴役的,我就并没有真正获得自由。
我曾经大略看过《越狱》这本书。在自由的问题上,也许,我们都是那些囚犯,需要用整整一生来越狱。
但是,在最庸常的人生和最琐碎的生活中,甚至就在锅盆碗盏中,我们逐渐看清自己是谁?那被称为救赎者的是谁?我们爱他是为何?他爱我们又是为何?在他无限的恩典中,我们终将获得一种超越性的生活,和真自由的人生。
真自由的人生,就是任何外在的变化都不能影响我。我已然超越一切的境遇。世事变换,但不能改变我的心,也不能改变我看世事的眼光和视野。我站在风口,风呼啸而过,云在天空瞬息万变,但没有什么能拿走我内在的平安与喜悦。
真自由的人生,就是连身边的花草是否枯萎凋谢,也不能使我欣赏造物的目光突然黯淡。当看一朵已然萎谢的花,就跟看一朵正在盛开的花一样。当看一个卑微的生命,就跟看一个高贵的生命一样。乃至,看一片枯叶,就跟看一棵绿树一样。眼泪,伤痛,失落,急迫的渴想与埋在心底的隐秘愿望,都在宇宙间的那个绝对之爱里,被疏解,被修复,乃至,被更正,被更新。
真自由的人生,就是任何的欲望都不能被蒙蔽、被捆绑;那因欲望而产生的千百种奴役人的诱惑、爱好、冲突,或是可怕的恶,乃至可怕的美,都疏离而去了。生命中的灵魂曾经烟尘满布,在着火的四壁内几乎窒息,但是现在,它冲出牢笼了。它清澈、清新、清明,宛如在朝霞里起飞的那只鸽子。
真自由的人生,就是只在真理中行走,只被真理所管束,只服从那个伟大的创造者,只遵守他与我立的那个约。
当把整个的人,全然地,深度地,投入到那个救赎者和审判者的恩典之中,成为他的音符,成为他的喜乐,乃至,成为他的国度,那么,就获得了真正的自由。
亲爱的弟兄姊妹,这个世界所求的自由五花八门。这个世界还常常错把贪婪当自由,放纵当自由。但是我说的,不是那些自由,那些自由恰恰使人不自由。我说的,是这一种自由。惟独这一种自由,才能真正释放一个被捆绑的生命。那就是在一个纯正的信仰里的自由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.09.03   子夜
 
  文章来源:三自办
 
地址:睢宁县人民东路238号 电话:18036350008 13852229763
Copyright © 睢宁县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
技术支持:睢宁县兴华利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苏ICP备20111213号